前言

龍欽巴尊者(一三○八~一三六四),是西藏佛教密宗寧瑪派(紅派)的一
位大師,他的修行與學問成就,深受所有西藏佛教四大宗派的尊崇。大師自小,
即能憶念前生,悲智俱足;五歲時,開始學習讀誦書寫的啟蒙教育,並從父親受
聞密法,瞭解醫藥曆書等學問;十二歲,進入蓮花生大士(藏密第一代祖師)首
創的桑耶寺出家,研習佛法戒律,十四歲起參學專門講經的寺院,學習新舊派教
理,並修行密法,得甚深禪定。在擔任桑耶寺住持數年後,即隱居深山專事修行
和著述,在許多著作中,聞名於世的「廣大心要」是佛教經典之著。龍欽巴的這
篇三十項勸誡,內容多處與中原祖師的告誡不謀而合,雖然似乎是針對出家人而
發,而且有一、二項因為文化背景不同而不適用於漢地;可是細細品嚐,我們還
是可以獲得很多的受用。——譯者

從龍欽巴尊者遍法界的大智願雲中,射放出溫煦的慈悲光芒,照亮祈求尊者
的人。充沛的甘露雨,經常降下,滋潤眾生的心田,培養成熟法報化三身的苗芽
——讓我們禮敬這位能夠護持我們的偉大上師、三寶護法的至尊。


由於大誓願的力量,使我不費力地躋身於至高無上的偉大成就者傳承行列中;
但是因懈怠,虛度此生,現在已日薄西山。我想傚法心行仙人,然而我卻極為沮
喪,因為我看到別人很像我一樣的懈怠。

這是為什麼,我要說出這三十項懇切的勸誡,以激發出離心的原因。

啊呀,用盡一切辦法,調伏很多眾生,在自己周圍集合一大群徒眾,可能也
持有興隆的寺產。但是,這是爭端的根源,也是執著我心的原因。

【靜居獨處,是我懇切的第一項勸誡。】

在想要去除障礙和降服魔外等等的村莊法會中,有人就會在人群當中,顯露
習性。可是由於貪愛食物和財寶,導致心靈被魔所盤據。

【調伏自心,是我懇切的第二項勸誡。】

從窮人那裡搜取了許許多多的稅賦(譯注),來興建大的佛像塔寺,與分發
許多佈施品等等,但是,基於這種善意的所作所為,反而是累積罪業過失的原因。

【培養善心,是我懇切的第三項勸誡。】

為了表現自己的偉大,而向人家講經說法,並利用種種欺誑的手段,來保有
一大群尊卑高低的徒眾,這就是產生執為實有的驕傲原因。

【腳踏實地,是我懇切的第四項勸誡。】

用種種欺騙的手段,來做生意及放高利貸等等,以這些邪命所積聚的錢財,
也許可以好好的做一番供養,但是基於貪心的這些功德,是為八世法(八風)所
動的根源。

【去除貪慾的梵行,是我懇切的第五項勸誡。】

當證人、保證人和捲入訟事,我們也許可以因此調解別人的爭端,而認為這
是為了利益所有人,但是沉溺於這種,會造成為利益而為。

【不要期望好處和別人的報答,是我懇切的第六項勸誡。】

擁有權勢、財富、眷屬和福德,且名揚四海,可是到死時,這些毫無用處。

【努力用功修行,是我懇切的第七項勸誡。】

執事與侍者等擔任有職務和廚師的人,是寺院的支柱,但是以這些工作為旨
趣,是產生煩惱的原因。

【減少忙碌於這些鎖事,是我懇切的第八項勸誡。】

攜帶法器、供養、經像書本和炊具等等所有必需裝備到人煙罕至的深山修行。
然而,裝備齊全是困難和爭端的根源。

【身無長物,是我懇切的第九項勸誡。】

在世風日下的今天,我們也許會責備周圍粗野的人,雖然是基於饒益心,但
是會因對方不領情而產生煩惱,給自己找來麻煩。

【言語祥和,是我懇切的第十項勸誡。】

我們也許不具私心,出於情感,而指出別人的缺點,以為這樣做是為了別人
好,雖然我們所言不假,但這會傷到別人的心。

【言語婉轉,是我懇切的第十一項勸誡。】

參加辯論,辯護自己的觀點,而駁斥別人的想法,雖然認為其論點是在維護
教法的純正,但是這樣做是產生煩惱的根源。

【保持緘默,是我懇切的第十二項勸誡。】

基於師父的教誡傳承以及宗義等等,而護持我們這一宗派的觀點,以為是本
身應有的服務。然而,自讚毀他是增長我們的貪著和嗔恨的原因。

【拋開這一切,是我懇切的第十三項勸誡。】

用聽聞佛法來研究教義,我們也許瞭解別人的錯誤,而證明我們有分別對錯
的智慧,但是這樣想,就會累造我們的罪孽。

【純正的看每件事物,是我懇切的第十四項勸誡。】

談空說妙和毀謗因果,我們也許認為高談理論是佛法的究竟,但是放棄這福
慧二資糧,將會失去修行的機緣。

【福慧雙修,是我懇切的第十五項勸誡。】

為了第三智慧灌頂的緣故,而降下明點等等,你以為可以藉他人的身體,幫
助我們修行。但是,這種「有漏道」欺騙了許多大修行者。

【依止解脫道,是我懇切的第十六項勸誡。】

對不堪受法的人傳授灌頂和分送神聖的物品給一般大眾,是破壞誓願和正定
的根源。

【揀擇正直誠實的人,是我懇切的第十七項勸誡。】

在眾人當中裸露身體等等狂行,我們也許認為瑜伽行者的苦行就是這個樣子,
但是這會使世俗的人失去信心。

【謹慎約束自己,是我懇切的第十八項勸誡。】

不管在什麼地方,我們都以傳統和聰明的行為方式,企圖做頂尖的人物,但
是這樣反而會導致從高處往下墮。

【不緩不急,是我懇切的第十九項勸誡。】

不論是住在鄉下、寺院或隱居山林,不尋求特別親密的朋友,我們應該與所
有人為友,然而不親密,也不憎惡。

【保持中立,是我懇切的第二十項勸誡。】

用不自然的表情,恭敬檀越施主,為了討好別人而虛偽做假,是束縛自己的
原因。

【平等對待,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一項勸誡。】

有無數的占卜、曆算和醫藥等等的書籍,雖然它們都有其緣起理論所依據的
技巧,會使人無所不知,但是太沉迷於這些,會使我們無法專心禪修。

【儘量減少這些方面的研究,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二項勸誡。】

躲在屋裡佈置裝飾房間,我們也許會有具足一切的享受,但是這樣會把整個
一生耗費在瑣碎的事物上。

【去除所有這些活動,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三項勸誡。】

有學問,有道德,又精進修行,也許會使我們到達很高的境界,但是執著這
些,只會束縛我們自己。

【瞭解如何不執著的解脫自在,是我懇切的第二十四項勸誡。】

用收降雷雹與念符咒等種種方法,認為這是可以調伏所度有情的一種事業,
但是傷害到其他生命,其下場會使自己墮入三途。

【保持謙虛,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五項勸誡。】

我們也許擁有一切甚深的經典、教誡、警語等等,但如果不付諸實修,大限
來臨時,這些都無濟於事。

【觀察自己的心,是我懇切的第二十六項勸誡。】

在一心一意修行時,我們可能會有所體驗,而和別人談論,製造論典,唱證
悟的歌,雖然這些是修行的自然顯現,但會增加迷亂的思想。

【遠離戲論,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七項勸誡。】

念頭起來時,就要立刻盯住,因此心裡了了分明時,就要一直安住這個境界,
雖然已經無所觀,但仍然必須維持這種禪定的境界。

【時時觀照,是我懇切的第二十八項勸誡。】

在空性中,遵行因果律,對無為法持守三乘願(小乘自度、大乘度他與金剛
乘即身成佛的誓願)以同體大悲,無緣大慈,努力饒益有情。

【福慧雙修,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九項勸誡。】

我們已經親近許多有智慧和有成就的上師,也聽聞了許多甚深的教誡,也看
到了一些深奧的經典密續,只是還沒有去身體力行。

【唉呀!我們只在欺騙自己!(譯註:解行相應是龍欽巴尊者第三十項勸誡)。】

為了對於像我一樣的人,我懇切地說出這三十項勸誡。以此善意,願一切眾
生能從世間解脫出來,而得到大安樂,追隨三世諸佛菩薩及所有大成就者的腳步,
願我們師法他們。楚稱羅哲(龍欽巴尊者)在出離心下,懇切地寫下這三十項勸
誡。


譯註:藏文為「重稅」,但英譯卻作great contributions。大約自九世紀起,
西藏贊普(君長之意)即明文規定,百姓不論貧富均需繳稅支助寺院,但有些地
區,卻成為貧民的苛捐重稅。

摘錄自慧炬雜誌

    全站熱搜

    佛教大日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