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  

誠心持楞嚴咒遇難呈祥【轉貼】

      二女兒拿本有注音的「楞嚴咒」給我看,她說有注音可看著念,看一看也就放著,每天照例念「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及「佛說阿彌陀經」,當功課做完要放經書到供桌時,就看見一本綠色封面「楞嚴咒」在佛堂上直地供著,我覺得奇怪,別的經典都平放著,為何這本咒是站著的,連第一個字還不知讀何音才正確,查字典才確定,也就不妨一試。

沒想到一早念完,早餐時,就不想吃葷了。家人覺得奇怪,一直很想吃素之人怎麼今天能宣布了,真是奇蹟。我也覺得很奇怪,清晨持了楞嚴咒後,精神覺得清爽,而且不想吃葷了,雖然我早已想吃素了,不過嘴太饞,滿腦子葷菜的味道,一個月吃兩天全素都辦不到,只有每天吃早素比較容易控制;沒有想到持「楞嚴咒」後,一反常態,卻能吃全素了。先生卻大聲嚷:「小鳳,快去買媽媽最喜歡吃的肯他鷄,香脆又鮮美,還有澆有鮮汁的馬鈴薯泥給媽媽吃。」乍聽之下毫不動心,真不可思議,真地能吃素了。

為了不雜修,專持「楞嚴咒」,也就把從前的功課都停止了,但內心很慚愧,而且充滿感情,難以割捨,畢竟對《普門品》、《阿彌陀經》有份依依不捨和內疚的感覺,有三次在不同時間,重拾回舊時的功課來做,但感覺就沒持咒那麼清淨和少煩惱,修行是個人之事,只要對機就好,如同師父上人所云:每一法門都是佛菩薩為眾生之病,因病施藥,對症下藥,這「楞嚴咒」可是我的良藥吧!

每天深夜兩點半起來,三點開始持咒,五遍、七遍至十九遍,最初一小時一遍,慢慢地會背誦時十五分一遍,有念無念似地,變成兩個個體了,另一個在不斷地背念,已離本體似地,真不知誰在背,另一個卻清清爽爽地與在持誦的毫無關係,只是清淨無染的,如用念去想有另一背誦者,不想時,則會合而為一的。

無雜念、清淨無念地在背誦咒語,背完,人非常清淨快樂,即使有事來則應,事去則自然消失(丟棄),不會想過去,現在,未來,掃三心,事來則面對、接受、處理,事過則恢復平靜。如船渡海,船來時,則海浪洶湧,船過時,則風平浪靜。如持咒久了,連洶湧之海浪也不會起伏了,變成如如不動了,自成一個不被外境任何事物所轉動的個體了;再久而久之,能自主地轉外境,如看電視,一臺不好看,馬上遙控轉臺,三臺不好看,馬上轉二臺,如裝了電池似地遙控,不假思索地會自動轉臺,外界一切事物好像被自動所遙控轉臺。看電視、玩電動玩具或玩遙控車,還要用手指去按轉臺。能自主時,便能自動轉境。

最初學習時,還要用念去轉,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外境與本體成絕緣體,各成一體,互不相礙,成分道揚鑣,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相似,內心清淨自成一體,沒有雜念污染,如如不動,外境已不能進入。也沒有你、我,雖然耳聽有聲音在罵人,但已沒有被罵之人了,(沒持咒以前,知道被罵之感覺深入心坎,似被刀刺之難受,持咒後,則無你我存在,更無被罵之對象了。)好像弓箭已射不進來了,外境一開弓射過來時,就如有保護層,箭自然被反彈掉落,如如不動如金剛不壞之身。外境之「人」與「物」與「事」,已不能影響搖動「如如不動之心」了,反而被自動轉臺了,多麼殊勝啊!

八十三年返台,結緣《楞嚴經》,沒有想到經中云:未能持齋戒,即能持齋了。怪不得,我一念楞嚴咒就能吃全素了,原來是《楞嚴經》中,早已說明了,多麼靈驗啊!更使我相信佛經中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深信不疑。

持楞嚴咒是佛陀心咒,容易得到成就。
(一)成就法──身、口、意,三業清淨。
(二)增益法──持咒可以增益道業。
(三)破惡法──持咒可以破除一切惡習。
(四)息災法──可以清除一切災難。
(五)勾召法──妖魔鬼怪,無論多遠,都可以把它捉來。
(六)降伏法──可以降伏一切妖魔邪咒。
(七)吉祥法──誠心持咒,一切都能遂心滿意,遇難呈祥等。

百多種好處,如能抱著慈悲救度眾生之願持咒,一定可以消除災難,將來又能得成無上正等正覺。

《楞嚴經》中,述及佩帶〈楞嚴咒〉之威力,分為五部,表示威力。(一)東方金剛部──金剛五咒,以阿閦佛為部主。(二)南方寶部──諸天五咒,以寶生佛為部主。(三)中央佛部──諸佛咒,以毗盧遮那佛為部主。(四)西方蓮花部──諸菩薩咒,以阿彌陀佛為部主。(五)北方羯摩部──諸鬼神咒,以成就佛為部主。因世界有五大魔軍,故有五方佛來鎮壓。

佩帶咒在身上或書宅中的牆壁上,由於神咒之加被,可以盡其天年,一切毒物,都不能加害。如恭敬讀誦,或恭敬書寫,或隨身佩帶,或供養於自住的莊園館宅中,那麼多劫以來積聚之宿業,就如雪遇沸湯,即時溶化。既然宿障消除,正定現前,則不久之後,便會證得無生法忍。若曾犯五逆無間重罪,仗咒威力,所有重罪,猶如狂風吹聚沙一樣,都會消滅無餘,絲毫不留。更不會有一切魔鬼神怪,以及無始以來的冤家、橫禍、宿業、災殃、舊債來擾亂侵害。一切咒詛魘蠱毒藥、金毒、銀毒、草木蟲蛇萬物毒氣,一入到這個持咒人的口裡,反變成無上之甘露味。如臺灣蔬菜農藥,各種病毒更不在話下,都有免疫能力;我持咒後,身體比從前健康,連感冒也遠離了,輕鬆自在。

由於篇幅的關係,未能一一寫出,欲知詳細內容,可閱讀《楞嚴經》,即能窺知全貌之殊勝,猶飲甘露與醍醐。

當我得知如此殊勝之咒中之王,即在清晨,寫咒掛在院子圍牆或家中,以保平安,而且每人佩帶,受益匪淺。如同家中停電時,出去檢查電錶時,先生躲在暗處嚇我,或有時躲在房中,突然嚇人,真地一點也不會怕,很鎮定。又如突如其來的大聲或怪聲,也不會心跳八百,或心起波浪,「心」始終很平靜、平穩、平衡,都是自然而成,不假造作的。

回憶從前沒持咒時,情形恰恰相反,心驚肉跳,心跳八百,驚嚇得整身不自在,突然神經抽動等等,簡直判若兩人。可見不是一定要禪坐才能定,而如來定是行、住、坐、臥都在定中,首楞嚴之大定、深定是多麼殊勝啊!

能定即生慧,所謂「開悟楞嚴,成佛法華」,要成佛,必須先種佛因,即是先受持楞嚴經或咒。播何種子,結何果;種佛因,結佛果;種菩薩因,結菩薩果。雖然每一眾生都有佛性,聽經聞法學佛,遲早會成佛,但必須經過「信、解、行、證」四個階段,如已受持楞嚴經或持咒,已種了佛因,努力心精進、身精進、晝精進、夜精進,再持戒律,息貪瞋癡,修戒定慧三無漏學,圓滿菩提,則決結佛果。

家父出殯那天,我把手寫的「楞嚴咒」影印給家人佩帶,臺北第一殯儀館也有給每人一張紅紙畫的符咒。最小的妹妹因為臨急,找不到裝手寫楞嚴咒的袋袋,只有帶殯儀館給的符咒,沒想到她自焚化爐回家後,第二天不能起床,整身骨頭痛、頭痛、腰痛,當時以為睡一陣子就會好,沒想到睡到第三天,還更嚴重,我才警覺到是不是有那麼回事?就把我身上的楞嚴咒給她帶,沒想到她馬上好了,能起床了,真地不可思議。後來發現坊間有小的精緻楞嚴咒,讓她換一換,比手寫的幾張又厚重又不方便,輕便多了,她堅持不肯換,我告訴她,內容都一樣,她就肯換了,可見她是多麼地相信她所擁有的。

大女兒在八十五年三月間和朋友來南非觀光,遊歷不少名勝古蹟,返家當天三更半夜喚醒我,她作夢有許多可怕的東西,她嚇壞了,不能睡。我看她頸子怎麼沒戴楞嚴咒呢?可是我所有的楞嚴咒都給了兩家朋友,在焦急緊張狀況下,只有下床去找,好在找到一個,就給她戴上。返房去睡了,一覺到天亮沒來找我了,也就安然無慮了。

八十六年十月初,小女兒在學校附近教堂見到過世之白人,返家就一直頭昏想睡覺,覺得怪怪的。原來又沒戴楞嚴咒,她說學校規定不能戴項鍊之類之飾品,我用別針把楞嚴咒別在衣領內側,原來換校服忘了別上去了,給她一戴上,就覺得從頭冷下去,人就舒服了,現在她也絕不會忘記戴了。

大兒子在八十四年七月往生,當他在病重當時,給他戴上手寫楞嚴咒。大兒子在三個月大時,發高燒四十一度,變重度智障兒,當時不肯戴也就算了;當他病重時,還是勉強給他戴上。在《楞嚴經》云:「若讀、若誦、若書、若帶、若藏,諸色供養,劫劫不生貧窮、下賤、不可樂處。」此子在八十四年七月往生,仗南無大慈大悲阿彌陀佛佛力,帶他到極樂世界去了。往生約九小時後,全身冰冷,頭頂還熱,而只隔方寸之額頭,如冰塊般冷,方寸之隔卻有天壤之別,面露微笑,臉現瑞相。

受持楞嚴經和咒,在大定中自然煥現智慧光──不自私、不自利、不貪、不求、不爭、不妄語。散心雜語時,則自攝其心,修攝其心,一心不亂,自然在定;要發脾氣時,就「忍」以柔軟心、柔軟音,布施「歡喜」給對方,使對方生歡喜心,「忍」字就消失得無影無踪;煙消雲散了,何來「忍」字,也就天天歡喜了。希望大家能受持種佛因之經典──《楞嚴經》和〈楞嚴咒〉,能早日圓滿菩提,證佛果。

文章出自 : http://www.drbachinese.org/online_reading/dharma_talks/Shurangama_Mantra/page21.htm

    全站熱搜

    佛教大日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