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法圖  

 


  No. 246 [No. 245]


  大唐新翻護國仁王般若經序

    代宗皇帝製
皇矣至覺,子于元元。截有海以般若之舟,
剪稠林以智慧之劍。綿絡六合,羅罩十方。
弘宣也深,志應也大。自權輿天竺,泳沫漢庭,
行無緣之慈,納常樂之域。信其博施,
傾芥城而逾遠;仰夫湛寂,超言象之又玄。五始不究其初,
一得罔根其本。以彼取此,何其遼哉!
朕忝嗣鴻休,丕承大寶,軫推溝以夕惕,
方徹枕而假寐。夫其鎮乾坤、遏寇虐、和風雨、著星辰,
與物無為、乂人艱止,不有般若,
其能已乎?朕嘗澡身定泉、宅心道祕,緬尋龍宮之藏,
稽合鷲峰之旨,懿夫護國,實在茲經。
竊景行於波斯,庶闡揚於調御,至若高張五忍,
足明側隱之深;永祛眾難,寔惟化清之本。
名假法假、心空色空,推之於無則境智都寂,
引之於有迺津梁不窮。思與黎蒸共臻實相,
而緹油貝葉文字參差,東夏西天言音訛謬,
致使古今翻譯清濁不同,前後參詳輕重匪一。
其猶大輅,終繼事而增華;譬彼堅冰,
始積水而非厲。先之所譯,語質未融,
披讀之流臨文三覆,凡諸釋氏良用慨然。
先聖翹誠玉毫,澹慮真境,發揮滿教,
搜綴缺文,詔大德三藏沙門不空,
推校詳譯未周部卷。三藏學究二諦、教傳三密,義了宗極、
伊成字圓,褰裳西指、汎盃南海,影與形對,
勤將歲深,妙印度之聲明、洞中華之韻曲,
甘露沃朕香風襲予。既而梵夾遠齎,洪鍾待扣,
佇延吹萬之籟、率訓開三之典。朕哀纏欒棘,
悲感霜露,捧戴
遺詔,不敢怠遑,延振錫之群英、
終為山之九仞。開府朝恩,許國以身、歸佛以命,
弼我真教申夫妙門。爰令集京城義學大德良賁等,
翰林學士常袞等,於大明宮南桃園,詳譯
《護國般若》畢,并更寫定《密嚴》等經。握槧含毫,
研精賾邃,曩者訛略刊定較然,
昔之沈隱鉤索煥矣。足可懸諸日月大燭昏衢,
潤之雲雨橫流動植。伏願上資仙駕,飛慧雲於四天;
迥出塵勞,躡金蓮於十地。朕理昧幽關、文慚麗則,
見推序述,惋撫空懷。聊紀之於首篇,
庶克開于厥後,將發皇永永,可推而行之。時,
旃蒙歲木槿榮月也。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上




    開府儀同三司特進試鴻臚卿肅國公食邑三千戶賜紫贈司空謚大鑒正號大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奉 詔譯
  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鷲峰山中,
與大比丘眾千八百人俱——皆阿羅漢,
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心善解脫、慧善解脫,
九智十智所作已辦,三假實觀三空門觀,有為功德、
無為功德皆悉成就;復有比丘尼眾八百人俱,
皆阿羅漢;復有無量無數菩薩摩訶薩——
實智平等永斷惑障,方便善巧起大行願,
以四攝法饒益有情,四無量心普覆一切,
三明鑒達得五神通,修習無邊菩提分法,
工巧技藝超諸世間,深入緣生、空、無相、願,
出入滅定示現難量,摧伏魔怨雙照二諦,法眼普見知眾生根,
四無礙解演說無畏,十力妙智雷震法音,
近無等等金剛三昧,如是功德皆悉具足;
復有無量優婆塞眾、優婆夷眾,皆見聖諦;
復有無量修七賢行、念處、正勤、神足、根、力,八勝處、
十遍處,十六心行趣諦現觀;
復有十六大國王——波斯匿王等,各與若干千萬眷屬俱;
復有六欲天王——釋提桓因等,
與其眷屬無量天子俱;色四靜慮諸大梵王,
亦與眷屬無量天子俱;諸趣變化無量有情——阿脩羅等,
若干眷屬俱。復有變現十方淨土,而現百億師子之座,
佛坐其上廣宣法要。一一座前各現一花,
是百億花眾寶嚴飾。於諸花上,
一一復有無量化佛、無量菩薩,四眾八部悉皆無量。
其中諸佛各各宣說般若波羅蜜多,
展轉流遍十方恒沙諸佛國土。有如是等諸來大眾,
各禮佛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初年月八日,入大寂靜妙三摩地,
身諸毛孔放大光明,普照十方恒沙佛土。
是時,欲界無量諸天雨眾妙花,
色界諸天亦雨天花,眾色間錯甚可愛樂。
時無色界雨諸香花,香如須彌、華如車輪,如雲而下遍覆大眾,
普佛世界六種震動。 爾時大眾自相謂言:
「大覺世尊前已為我等,說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金剛般若波羅蜜多、天王問般若波羅蜜多、
大品等,無量無數般若波羅蜜多。
今日如來放大光明,斯作何事?」
 時室羅筏國波斯匿王作是思惟:「今佛現是希有之相,必雨法雨,
普皆利樂。」即問寶蓋、無垢稱等諸優婆塞,
舍利弗、須菩提等諸大聲聞,彌勒、
師子吼等諸菩薩摩訶薩言:「如來所現,是何瑞相?」
時諸大眾無能答者。波斯匿王等,承佛神力廣作音樂,
欲、色諸天各奏無量天諸伎樂,
聲遍三千大千世界。
爾時,世尊復放無量阿僧祇光,其明雜色,
一一光中現寶蓮華,其華千葉皆作金色,
上有化佛宣說法要。
是佛光明普於十方恒河沙等諸佛國土,有緣斯現。彼他方佛國中,
東方普光菩薩摩訶薩、
東南方蓮華手菩薩摩訶薩、南方離憂菩薩摩訶薩、
西南方光明菩薩摩訶薩、西方行慧菩薩摩訶薩、
西北方寶勝菩薩摩訶薩、北方勝受菩薩摩訶薩、
東北方離塵菩薩摩訶薩、上方喜受菩薩摩訶薩、
下方蓮華勝菩薩摩訶薩,
各與無量百千俱胝菩薩摩訶薩皆來至此,持種種香、散種種華,
作無量音樂供養如來,頂禮佛足,默然退坐,
合掌恭敬,一心觀佛。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觀如來品第二
爾時世尊從三昧起,坐師子座,告大眾言:
「吾知十六諸國王等咸作是念:『世尊大慈,
普皆利樂。我等諸王,云何護國?』善男子!
吾今先為諸菩薩摩訶薩,說護佛果、護十地行。
汝等皆應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是時大眾——
波斯匿王等,聞佛語已,咸共讚言:「善哉,善哉!」
即散無量諸妙寶花,於虛空中變成寶蓋,
覆諸大眾靡不周遍。時波斯匿王即從座起,頂禮佛足,
合掌長跪而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
云何護佛果?云何護十地行?」
佛告波斯匿王言:「護佛果者,
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住,教化一切卵生、胎生、濕生、化生,
不觀色相,不觀色如,受、想、行、識,我人知見、
常樂淨倒、四攝、六度、二諦四諦、
力無畏等一切諸行,乃至菩薩、如來亦復如是,不觀相、不觀如。
所以者何?以諸法性即真實故,無來無去、
無生無滅,同真際、等法性,無二無別猶如虛空,
蘊、處、界相無我我所。
是為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
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若菩薩、
眾生性無二者,菩薩以何相而化眾生耶?」 佛言:「大王!色、受、
想、行、識常樂我淨,法性不住色、不住非色。受、
想、行、識常樂我淨,亦不住淨,不住非淨。
何以故?以諸法性悉皆空故,由世諦故,由三假故。
一切有情蘊、處、界法,造福、非福、不動行等,
因果皆有:三乘賢聖所脩諸行,乃至佛果,
皆名為有:六十二見亦名為有。大王!
若著名相分別諸法,六趣、四生、三乘行果,
即是不見諸法實性。」
波斯匿王白佛言:「諸法實性,清淨平等,
非有非無,智云何照?」 佛言:「大王!智照實性,
非有非無。所以者何?法性空故。是即色、受、想、行、識,
十二處,十八界;士夫六界,十二因緣;二諦,四諦,
一切皆空。是諸法等,即生即滅,即有即空,
剎那剎那亦復如是。
何以故?一念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經九百生滅,諸有為法悉皆空故。
以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照見諸法,一切皆空:
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
無為空、無始空、畢竟空、散空、本性空、自相空。
一切法空:般若波羅蜜多空、因空、佛果空,
空空故空。諸有為法,法集故有、受集故有、
名集故有、因集故有、果集故有、六趣故有、
十地故有、佛果故有,一切皆有。 「善男子!
若菩薩住於法相,有我相、人相,有情知見,
為住世間即非菩薩。所以者何?一切諸法悉皆空故。
若於諸法而得不動,不生不滅,無相無無相,
不應起見。何以故?一切法皆如也。諸佛、法、僧亦如也。
聖智現前最初一念,
具足八萬四千波羅蜜多,名歡喜地;障盡解脫,運載名乘;動相滅時,
名金剛定;體相平等,名一切智智。
「大王!此般若波羅蜜多文字章句,百佛、千佛、
百千萬億一切諸佛而共同說。
若有人於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滿中七寶以用布施,
大千世界一切有情皆得阿羅漢果;
不如有人於此經中乃至起於一念淨信,
何況有能受持、讀誦、解一句者。所以者何?文字性離,
無文字相,非法非非法。般若空故,菩薩亦空。
何以故?於十地中,地地皆有始生、住生及以終生,
此三十生悉皆是空;一切智智亦復皆空。
「大王!若菩薩見境、見智、見說、見受,即非聖見,
是愚夫見。有情果報三界虛妄——
欲界分別所造諸業,色四靜慮定所作業,
無色四空定所起業——三有業果一切皆空,三界根本無明亦空。
聖位諸地無漏生滅,於三界中餘無明習,
變易果報亦復皆空。等覺菩薩得金剛定,
二死因果空,一切智亦空。佛無上覺種智圓滿,
擇非擇滅真淨法界,性相平等應用亦空。
「善男子!若有修習般若波羅蜜多,說者、聽者,
譬如幻士,無說、無聽。法同法性,猶如虛空,
一切法皆如也。 「大王!菩薩摩訶薩護佛果為若此。」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言:
「汝以何相而觀如來?」 波斯匿王言:「觀身實相,觀佛亦然——無前際、
無後際、無中際,不住三際不離三際;
不住五蘊不離五蘊;不住四大不離四大;
不住六處不離六處;不住三界不離三界;
不住方不離方;明無明等非一非異;非此非彼;非淨非穢;
非有為非無為;無自相無他相;無名無相;
無強無弱;無示無說;非施非慳;非戒非犯;
非忍非恚;非進非怠;非定非亂;非智非愚;
非來非去;非入非出;非福田非不福田;非相非無相;
非取非捨;非大非小;非見非聞非覺非知;
心行處滅,言語道斷;同真際、等法性——
我以此相而觀如來。」 佛言:「善男子!如汝所說。
諸佛如來力、無畏等恒沙功德,諸不共法悉皆如是。
修般若波羅蜜多者應如是觀,
若他觀者名為邪觀。」 說是法時,無量大眾得法眼淨。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
  菩薩行品第三
爾時,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
護十地行菩薩摩訶薩,
應云何修行?云何化眾生?復以何相而住觀察?」
佛告大王:
「諸菩薩摩訶薩依五忍法以為修行,所謂:伏忍、信忍、順忍、無生忍——皆上中下,
於寂滅忍而有上下,
名為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善男子!初伏忍位,起習種性,修十住行。
初發心相,有恒河沙眾生,見佛法僧,
發於十信,所謂:信心、念心、精進心、慧心、定心、不退心、
戒心、願心、護法心、迴向心。
具此十心而能少分化諸眾生,超過二乘一切善地,
是為菩薩初長養心,為聖胎故。
「復次,性種性菩薩修行十種波羅蜜多,
起十對治,所謂:觀察身、受、心、法,不淨、諸苦、無常、
無我;治貪、瞋、癡三不善根,起施、慈、慧三種善根;
觀察三世過去因忍、現在因果忍、未來果忍。
此位菩薩廣利眾生,超過我見、人見、
眾生等想,外道倒想所不能壞。
「復次,道種性菩薩修十迴向,起十忍心,
謂觀五蘊——色、受、想、行、識,得戒忍、定忍、慧忍、解脫忍、
解脫知見忍;觀三界因果,得空忍、無想忍、
無願忍;觀二諦假實諸法無常得無常忍,
一切法空得無生忍。此位菩薩作轉輪王,
能廣化利一切眾生。
「復次,信忍菩薩,謂:歡喜地、離垢地、發光地,
能斷三障色煩惱縛;行四攝法——布施、愛語、利行、
同事;修四無量——慈無量心、悲無量心、
喜無量心、捨無量心;具四弘願——斷諸纏蓋,常化眾生,
修佛知見,成無上覺;住三脫門——空解脫門、
無相解脫門、無願解脫門。
此是菩薩摩訶薩從初發心至一切智諸行根本,
利益安樂一切眾生。
「復次,順忍菩薩,謂:焰慧地、難勝地、現前地,
能斷三障,心煩惱縛,
能於一身遍往十方億佛剎土,現不可說神通變化,利樂眾生。
「復次,無生忍菩薩,謂:遠行地、不動地、善慧地,
能斷三障色心習氣,而能示現不可說身,
隨類饒益一切眾生。
「復次,寂滅忍者,佛與菩薩同依此忍,
金剛喻定住下忍位名為菩薩,至於上忍名一切智。
觀勝義諦,斷無明相,是為等覺;一相無相,
平等無二,為第十一一切智地。非有非無,
湛然清淨,無來無去,常住不變,同真際、等法性,
無緣大悲常化眾生,乘一切智乘來化三界。
「善男子!諸眾生類一切煩惱——
業異熟果二十二根——不出三界,諸佛示導;應、化、法身亦不離此。
若有說言:『於三界外,別更有一眾生界。』者,
即是外道大有經說。 「大王!我常語諸眾生:
『但斷三界無明盡者,即名為佛。』自性清淨,
名本覺性,即是諸佛一切智智;由此得為眾生之本,
亦是諸佛菩薩行本,
是為菩薩本所修行五忍法中十四忍也。」
佛言:「大王!汝先問言:『菩薩云何化眾生?』者,
菩薩摩訶薩應如是化——從初一地至後一地,
自所行處及佛行處,一切知見故——
若菩薩摩訶薩住百佛剎,作贍部洲轉輪聖王,
修百法明門,以檀波羅蜜多住平等心,
化四天下一切眾生;若菩薩摩訶薩住千佛剎,作忉利天王,
修千法明門,說十善道化一切眾生;
若菩薩摩訶薩住萬佛剎,作夜摩天王,修萬法明門,
依四禪定化一切眾生;
若菩薩摩訶薩住億佛剎,作睹史多天王,修億法明門,
行菩提分法化一切眾生;若菩薩摩訶薩住百億佛剎,
作化樂天王,修百億法明門,
二諦四諦化一切眾生;若菩薩摩訶薩住千億佛剎,
作他化自在天王,修千億法明門,
十二因緣智化一切眾生;
若菩薩摩訶薩住萬億佛剎,作初禪梵王,
修萬億法明門,方便善巧智化一切眾生;
若菩薩摩訶薩住百萬微塵數佛剎,作二禪梵王,
修百萬微塵數法明門,
雙照平等神通願智化一切眾生;
若菩薩摩訶薩住百萬億阿僧祇微塵數佛剎,作三禪梵王,
修百萬億阿僧祇微塵數法明門,以四無礙智化一切眾生;
若菩薩摩訶薩住不可說不可說佛剎,
作第四禪大梵天王,為三界王,
修不可說不可說法明門,得理盡三昧,同佛行處,盡三界原,
普利眾生,如佛境界,
是為菩薩摩訶薩現諸王身化導之事。十方如來亦復如是,證無上覺,
常遍法界,利樂眾生。」
爾時,一切大眾即從座起,散不可說花,
焚不可說香,供養、恭敬、稱讚如來。
時波斯匿王即於佛前以偈讚曰:
「世尊導師金剛體,  心行寂滅轉法輪,
八辯圓音為開演,  時眾得道百萬億。
天人俱修出離行,  能習一切菩薩道,
五忍功德妙法門,  十四菩薩能諦了。
三賢十聖忍中行,  唯佛一人能盡原,
佛法眾海三寶藏,  無量功德於中攝。
十善菩薩發大心,  長別三界苦輪海,
中下品善粟散王,  上品十善鐵輪王,
習種銅輪二天下,  銀輪三天性種性,
道種堅德轉輪王,  七寶金輪四天下,
伏忍聖胎三十人,  十住十行十迴向,
三世諸佛於中學,  無不由此伏忍生,
一切菩薩行根本,  是故發心信心難。
若得信心必不退,  進入無生初地道,
化利自他悉平等,  是名菩薩初發心。
歡喜菩薩轉輪王,  初照二諦平等理,
權化有情遊百國,  檀施清淨利群生。
入理般若名為住,  住生德行名為地,
初住一心具眾德,  於勝義中而不動。
離垢菩薩忉利王,  現形六趣千國土,
戒足清淨悉圓滿,  永離誤犯諸過失。
無相無緣真實性,  無體無生無二照,
發光菩薩夜摩王,  應形往萬諸佛剎。
善能通達三摩地,  隱顯自在具三明,
歡喜離垢與發光,  能滅色縛諸煩惱,
具觀一切身口業,  法性清淨照皆圓,
焰慧菩薩大精進,  睹史天王遊億剎,
實智寂滅方便智,  達無生理照空有,
難勝菩薩得平等,  化樂天王百億國。
空空諦觀無二相,  垂形六趣靡不周,
現前菩薩自在王,  照見緣生相無二,
勝義智光能遍滿,  往千億土化眾生。
焰慧難勝現前地,  能斷三障迷心惑,
空慧寂然無緣觀,  還照心空無量境。
遠行菩薩初禪王,  住於無相無生忍,
方便善巧悉平等,  常萬億土化群生。
進入不動法流地,  永無分段超諸有,
常觀勝義照無二,  二十一生空寂行,
順道法愛無明習,  遠行大士獨能斷。
不動菩薩二禪王,  得變易身常自在,
能於百萬微塵剎,  隨其形類化眾生,
悉知三世無量劫,  於第一義而不動。
善慧菩薩三禪王,  能於千恒一時現,
常在無為空寂行,  恒沙佛藏一念了。
法雲菩薩四禪王,  於億恒土化群生,
始入金剛一切了,  二十九生永已度,
寂滅忍中下忍觀,  一轉妙覺無等等。
不動善慧法雲地,  除前所有無明習,
無明習相識俱轉,  二諦理圓無不盡。
正覺無相遍法界,  三十生盡智圓明,
寂照無為真解脫,  大悲應現無與等,
湛然不動常安隱,  光明遍照無所照,
三賢十聖住果報,  唯佛一人居淨土。
一切有情皆暫住,  登金剛原常不動,
如來三業德無量,  隨諸眾生等憐愍。
法王無上人中樹,  普蔭大眾無量光,
口常說法非無義,  心智寂滅無緣照。
人中師子為演說,  甚深句義未曾有,
塵沙剎土悉震動,  大眾歡喜皆蒙益,
世尊善說十四王,  是故我今頭面禮。」
爾時,百萬億恒河沙大眾,
聞佛世尊及波斯匿王說十四忍無量功德,獲大法利,
聞法悟解,得無生忍,入於正位。
爾時,世尊告大眾言:「是波斯匿王,
已於過去十千劫龍光王佛法中為四地菩薩,
我為八地菩薩;今於我前大師子吼。如是,如是!
如汝所說。得真實義不可思議,
唯佛與佛乃知斯事。
「善男子!此十四忍,諸佛法身、諸菩薩行,
不可思議,不可稱量。何以故?一切諸佛,
皆於般若波羅蜜多中生、般若波羅蜜多中化、
般若波羅蜜多中滅;而實諸佛,生無所生、化無所化、
滅無所滅。第一無二,非相非無相,無自無他,
無來無去,如虛空故。 「善男子!一切眾生,
性無生滅,由諸法集幻化而有,蘊、處、
界相無合無散,法同法性,寂然空故。一切眾生,自性清淨,
所作諸行無縛無解,非因非果非不因果;
諸苦受行煩惱,所知我相、人相,知見受者,
一切空故。法境界空,空、無相、無作,
不順顛倒不順幻化,無六趣相,無四生相,無聖人相,
無三寶相,如虛空故。 「善男子!甚深般若,無知無見,
不行不緣,不捨不受,正住觀察而無照相,
行斯道者如虛空故。法相如是,有所得心、
無所得心皆不可得。是以般若,非即五蘊非離五蘊,
非即眾生非離眾生,非即境界非離境界,
非即行解非離行解,如是等相不可思量。
是故一切菩薩摩訶薩所修諸行,
未至究竟而於中行,一切諸佛知如幻化,
得無住相而於中化,故十四忍不可思量。 「善男子!
汝今所說此功德藏,有大利益一切眾生。
假使無量恒河沙數十地菩薩說是功德,
百千億分如海一滴,三世諸佛如實能知,一切賢聖悉皆稱讚,
是故我今略述所說少分功德。
「善男子!此十四忍,十方世界過去、
現在一切菩薩之所修行,一切諸佛之所顯示,
未來諸佛、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若佛、
菩薩不由此門得一切智者,無有是處。何以故?諸佛、
菩薩無異路故。 「善男子!若人聞此住忍、行忍、
迴向忍、歡喜忍、離垢忍、發光忍、焰慧忍、難勝忍、
現前忍、遠行忍、不動忍、善慧忍、法雲忍、正覺忍、
能起一念清淨信者,是人超過百劫、千劫、
無量無邊恒河沙劫一切苦難,不生惡趣,
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時十億同名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與無量無數諸來大眾,
歡喜踊躍承佛威神,普見十方恒沙諸佛,
各於道場說十四忍,如我世尊所說無異,
各各歡喜,如說修行般若波羅蜜多。」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汝先問云:
『復以何相而住觀察?』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觀:
以幻化身而見幻化,正住平等無有彼我。
如是觀察化利眾生,然諸有情於久遠劫,
初剎那識異於木石,生得染淨,
各自能為無量無數染淨識本。從初剎那不可說劫,乃至金剛終一剎那,
有不可說不可說識,生諸有情色、心二法——
色名色蘊,心名四蘊——皆積聚性,隱覆真實。 「大王!
此一色法生無量色——眼得為色,耳得為聲,
鼻得為香,舌得為味,身得為觸;堅持名地,
津潤名水,煖性名火,輕動名風;生五識處,名五色根。
如是展轉一色一心,生不可說無量色心,
皆如幻故。 「善男子!有情之受,依世俗立,
若有若無。但生有情妄想憶念,作業受果皆名世諦。
三界六趣一切有情,婆羅門、剎帝利、毘舍、
首陀,我人知見,色法心法如夢所見。 「善男子!
一切諸名,皆假施設。佛未出前,世諦幻法,
無名無義亦無體相;無三界名、
善惡果報六趣名字;諸佛出現,為有情故,說於三界、六趣、
染淨無量名字。如是一切如呼聲響,
諸法相續念念不住,剎那剎那非一非異,
速起速滅非斷非常,諸有為法如陽焰故,諸法相待,
所謂色界、眼界、眼識界,乃至法界、意界、意識界,
猶如電光不定相待,有無一異,如第二月,諸法緣成;
蘊、處、界法如水上泡,諸法因成。一切有情,
俱時因果、異時因果,三世善惡如空中雲。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住無分別,無彼此相,
無自他相,常行化利無化利相。是故應知,
愚夫垢識,染著虛妄為相所縛;菩薩照見,知如幻士,
無有體相但如空花,
是為菩薩摩訶薩住利自他如實觀察。」 說是法時,會中無量人、
天大眾,有得伏忍、空無生忍,一地、二地乃至十地,
無量菩薩得一生補處。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
  二諦品第四
爾時,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
勝義諦中有世俗諦不?若言無者,智不應二;若言有者;
智不應一。一二之義,其事云何?」 佛言:「大王!
汝於過去龍光王佛法中已問此義,我今無說,
汝今無聽,無說無聽是即名為一義二義。
汝今諦聽,當為汝說。」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無相勝義諦,  體非自他作,
因緣如幻有,  亦非自他作。
法性本無性。  勝義諦空如。
諸有幻有法。  三假集假有。
無無諦實無,  寂滅勝義空,
諸法因緣有,  有無義如是,
有無本自二,  譬如牛二角,
照解見無二,  二諦常不即。
解心見無二,  求二不可得,
非謂二諦一,  一亦不可得,
於解常自一,  於諦常自二,
了達此一二,  真入勝義諦。
世諦幻化起,  譬如虛空花,
如影如毛輪,  因緣故幻有。
幻化見幻化,  愚夫名幻諦,
幻師見幻法,  諦幻悉皆無。
若了如是法,  即解一二義,
遍於一切法,  應作如是觀。
「大王!菩薩摩訶薩住勝義諦化諸有情,
佛及有情一而無二。何以故?有情、菩提此二皆空。
以有情空得置菩提空,
以菩提空得置有情空,以一切法空空故空。何以故?般若無相,
二諦皆空,謂從無明至一切智,無自相無他相,
於第一義見無所見,若有修行亦不取著,
若不修行亦不取著,非行非不行亦不取著,
於一切法皆不取著。菩薩未成佛,
以菩提為煩惱;菩薩成佛時,以煩惱為菩提。
何以故?於第一義而無二故,
諸佛如來與一切法悉皆如故。」 波斯匿王白佛言:「十方諸佛、一切菩薩,
云何不離文字而行實相?」 佛言:「大王!文字者,
謂契經、應頌、記別、諷誦、自說、緣起、譬喻、本事、本生、
方廣、希有、論議,所有宣說音聲,語言,文字,
章句,一切皆如,無非實相;若取文字相者,
即非實相。 「大王!修實相者,如文字修。
實相即是諸佛智母,一切有情根本智母,
此即名為一切智體。諸佛未成佛,與當佛為智母;
諸佛已成佛,即為一切智。未得為性,已得為智。
三乘般若,不生不滅,自性常住。一切有情,此為覺性。
若菩薩不著文字、不離文字,
無文字相非無文字,能如是修不見修相,
是即名為修文字者,而能得於般若真性,是為般若波羅蜜多。
「大王!菩薩摩訶薩護佛果、護十地行、
護化有情,為若此也。」
波斯匿王白佛言:「真性是一,
有情品類根行無量,法門為一、為無量耶?」 佛言:「大王!
法門非一亦非無量。何以故?由諸有情色法、心法,
五取蘊相、我人知見,種種根行品類無邊,
法門隨根亦有無量。此諸法性,
非相非無相而非無量。若菩薩隨諸有情見一見二,
是即不見一二之義——了知一二非一非二,即勝義諦;
取著一二若有若無,即世俗諦——
是故法門非一非二。
「大王!一切諸佛說般若波羅蜜多,
我今說般若波羅蜜多無二無別。汝等大眾,受持、讀誦、
如說修行,即為受持諸佛之法。 「大王!
此般若波羅蜜多功德無量,
若有恒河沙不可說諸佛,是一一佛教化無量不可說有情,
是一一有情皆得成佛,
是諸佛等復教化無量不可說有情亦皆成佛,
是諸佛等所說般若波羅蜜多,有無量不可說那庾多億偈,說不可盡。
於諸偈中而取一偈分為千分,
復於千分而說一分,句義功德尚無窮盡,
何況如是無量句義所有功德。
若有人能於此經中起一念淨信,是人即超百劫、千劫、
百千萬劫生死苦難,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所得功德,
即與十方一切諸佛等無有異。當知此人,
諸佛護念,不久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說是法時,有十億人得三空忍,
百萬億人得大空忍,無量菩薩得住十地。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上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下




    開府儀同三司特進試鴻臚卿肅國公食邑三千戶賜紫贈司空諡大鑒正號大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奉詔譯


  護國品第五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等諸大國王:「諦聽,
諦聽!我為汝等說護國法。一切國土若欲亂時,
有諸災難,賊來破壞。汝等諸王,應當受持,
讀誦此般若波羅蜜多,嚴飾道場,置百佛像、
百菩薩像、百師子座,請百法師解說此經。
於諸座前燃種種燈,燒種種香,散諸雜花,
廣大供養衣服、臥具、飲食、湯藥、房舍、床座一切供事;
每日二時講讀此經。若王、大臣,比丘、比丘尼、
優婆塞、優婆夷,聽受、讀誦、如法修行,
災難即滅。 「大王!諸國土中有無量鬼神,
一一復有無量眷屬,若聞是經,護汝國土。若國欲亂,
鬼神先亂;鬼神亂故,即萬人亂——當有賊起,
百姓喪亡;國王、大子、王子、百官互相是非。
天地變怪,日月眾星失時失度,大火、
大水及大風等,是諸難起,皆應受持、
講說此般若波羅蜜多。若於是經受持、讀誦,
一切所求官位富饒,男女慧解行來隨意,
人天果報皆得滿足,疾疫厄難即得除愈,
杻械枷鎖撿繫其身皆得解脫,破四重戒、
作五逆罪及毀諸戒無量過咎悉得消滅。
「大王!往昔過去釋提桓因為頂生王,
領四軍眾來上天宮欲滅帝釋。
時彼天主即依過去諸佛教法,敷百高座,
請百法師講讀般若波羅蜜多經。頂生即退,天眾安樂。
「大王!昔天羅國王,有一太子名曰斑足,
登王位時,有外道師名為善施,與王灌頂,
乃令斑足取千王頭,以祀塚間摩訶迦羅大黑天神。
自登王位,已得九百九十九王,唯少一王。
北行萬里,乃得一王名曰普明。
其普明王白斑足言:『願聽一日禮敬三寶、飯食沙門。』
斑足聞已即便許之。其王乃依過去諸佛所說教法,
敷百高座,請百法師,
一日二時講說般若波羅蜜多八千億偈。時彼眾中第一法師,
為普明王而說偈言:
「『劫火洞然,  大千俱壞,  須彌巨海,
磨滅無餘。  梵釋天龍,  諸有情等,
尚皆殄滅,  何況此身。  生老病死,
憂悲苦惱,  怨親逼迫,  能與願違,
愛欲結使,  自作瘡疣。  三界無安。
國有何樂?  有為不實,  從因緣起,
盛衰電轉,  暫有即無。  諸界趣生,
隨業緣現,  如影如響,  一切皆空。
識由業漂,  乘四大起,  無明愛縛,
我我所生。  識隨業遷,  身即無主;
應知國土,  幻化亦然。』
「爾時法師說此偈已,時普明王聞法悟解,
證空三昧,王諸眷屬得法眼空。
其王即便詣天羅國,諸王眾中而作是言:『仁等!
今者就命時到。
悉應誦持過去諸佛所說般若波羅蜜多偈。』諸王聞已亦皆悟解,得空三昧,
各各誦持。時斑足王問諸王言:
『汝等今者皆誦何法?』
「爾時普明即以上偈答斑足王,
王聞是法亦證空定,歡喜踊躍告諸王言:
『我為外道邪師所誤,非汝等咎;汝各還國,
當請法師解說般若波羅蜜多。』時斑足王以國付弟,出家為道,
得無生法忍。
「大王!過去復有五千國王常誦此經,
現生獲報;汝等十六諸大國王,修護國法,
應當如是受持、讀誦、解說此經;若未來世諸國王等,
為欲護國護自身者,亦應如是受持、讀誦、
解說此經。」 說是法時,無量人眾得不退轉,
阿修羅等得生天上,無量無數欲、
色諸天得無生忍。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
  不思議品第六
爾時十六國王及諸大眾,
聞佛說此般若波羅蜜多甚深句義,歡喜踊躍,
散百萬億眾寶蓮花,於虛空中成寶花座;
十方諸佛無量大眾,共坐此座,說般若波羅蜜多。
是諸大眾持十千金蓮華,散釋迦牟尼佛上,
合成花輪蓋諸大眾;復散八萬四千芬陀利花,
於虛空中成白雲臺,臺中光明王佛與十方諸佛、
無量大眾,演說般若波羅蜜多。是諸大眾,
持曼陀羅花,散釋迦牟尼佛及諸眾會;
復散曼殊沙花,於虛空中變作金剛寶城,
城中師子奮迅王佛共十方諸佛、大菩薩眾,
演說勝義般若波羅蜜多。復散無量天諸妙花,
於虛空中成寶雲蓋,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是花蓋中雨恒河沙花,從空而下。
時波斯匿王及諸大眾,見是事已歎未曾有,
合掌向佛而作是言:「願過去、現在、未來諸佛,
常說般若波羅蜜多;願諸眾生常得見聞,
如我今日等無有異。」 佛言:「大王!如汝所說。
此般若波羅蜜多,是諸佛母、諸菩薩母,
不共功德神通生處,諸佛同說能多利益,
是故汝等常應受持。」
爾時,世尊為諸大眾現不可思議神通變化——
一花入無量花,無量花入一花;
一佛土入無量佛土,無量佛土入一佛土;
一塵剎土入無量塵剎土,無量塵剎土入一塵剎土;
無量大海入一毛孔;無量須彌入芥子中;
一佛身入無量眾生身,無量眾生身入一佛身;
大復現小,小復現大;淨復現穢,穢復現淨;
佛身不可思議,眾生身不可思議,乃至世界不可思議。
當佛現此神變之時,
十千女人現轉女身得神通三昧,無量天人得無生法忍,
無量阿修羅等成菩薩道,恒河沙菩薩現身成佛。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
  奉持品第七
爾時,波斯匿王睹佛神變——
見千花臺上遍照如來,千華葉上千化身佛,
千花葉中無量諸佛,各說般若波羅蜜多——白佛言:「世尊!
如是無量般若波羅蜜多,不可識識、不可智知。
云何諸善男子於此經中,明了覺解、為人演說?」
 佛言:「大王!汝今諦聽!從初習忍至金剛定,
如法修行十三觀門,皆為法師依持建立。
汝等大眾,應當如佛而供養之,
百千萬億天妙香花而以奉上。
「善男子!其法師者習種性菩薩,若比丘、
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修十住行,見佛、法、
僧發菩提心,於諸眾生利樂悲愍,
自觀己身六界諸根,一切無常、苦、空、無我,
了知業行生死涅槃,能利自他饒益安樂——
聞讚佛毀佛心定不動,聞有佛無佛心定不退;三業無失,
起六和敬,方便善巧調伏眾生,勤學十智神通化利,
下品修習八萬四千波羅蜜多。 「善男子!
習忍以前經十千劫,行十善行有退有進,
譬如輕毛隨風東西。若至忍位,入正定聚,不作五逆、
不謗正法,知我法相悉皆空故,住解脫位。
於一阿僧祇劫修習此忍,能起勝行。 「復次,
性種性菩薩,住無分別,修十慧觀,捨財命故,
持淨戒故,心謙下故,利自他故,生死無亂故,
無相甚深故,達有如幻故,不求果報故,
得無礙解故,念念示現佛神力故,對治四倒、三不善根、
三世惑業、十顛倒故,我人知見念念虛偽,
了達名假、受假、法假皆不可得,無自他相,
住真實觀。中品修習八萬四千波羅蜜多,
於二阿僧祇劫行諸勝行,得堅忍位。
「復次,道種性菩薩,住堅忍中觀諸法性,
得無生滅,四無量心能破諸闇,常見諸佛廣興供養,
常學諸佛住迴向心,所修善根皆如實際,
能於三昧廣作佛事,現種種身行四攝法,
住無分別化利眾生,智慧明了甚深觀察,
一切行願普皆修習,能為法師調御有情,
善觀五蘊三界二諦,無自他相得如實性。
雖常修勝義而受生三界。何以故?業習果報未壞盡故,
於人天中順道生故。
上品修習八萬四千波羅蜜多,三阿僧祇劫修二利行,
廣大饒益,得善調伏諸三摩地,住勝觀察,修出離行,
能證平等聖人地故。
「復次歡喜地菩薩摩訶薩,超愚夫地,
生如來家,住平等忍。初無相智照勝義諦,
一相平等非相無相,斷諸無明滅三界貪,
未來無量生死永不生故,大悲為首起諸大願,
於方便智念念修習無量勝行——非證非不證,
一切遍學故;非住非不住,向一切智故;行於生死,
魔不動故;離我我所,無怖畏故;無自他相,
常化眾生故;自在願力,生諸淨土故。善男子!
此初覺智,非如非智,非有非無,無有二相方便妙用,
非倒非住,非動非靜,二利自在,
如水與波非一非異,智起諸波羅蜜多,亦非一異。
於四阿僧祇劫,滿足修習百萬行願,
此地菩薩無三界業習,更不造新。由隨智力,以願生故。
念念常行檀波羅蜜多,布施、愛語、利行、同事,
廣大清淨,善能安住饒益眾生。
「復次,離垢地菩薩摩訶薩,
四無量心最勝寂滅,斷瞋等習修一切行,所謂遠離殺害、
不與不取,心無染欲,得真實語、得和合語、
得柔軟語、得調伏語,常行捨心、常起慈心、住正直心,
寂靜純善,離破戒垢,行大慈觀念念現前。
於五阿僧祇劫,具足清淨戒波羅蜜多,
志意勇猛永離諸染。
「復次,發光地菩薩摩訶薩,住無分別,
滅無明闇,於無相忍而得三明,悉知三世無來無去;
依四靜慮、四無色定,無分別智次第隨順,
具足勝定,得五神通——現身大小隱顯自在,
天眼清淨悉見諸趣,天耳清淨悉聞眾聲,
以他心智知眾生心,宿住能知無量差別。
於六阿僧祇劫,行一切忍波羅蜜多,
得大總持利益安樂。
「復次,焰慧地菩薩摩訶薩,修行順忍,
無所攝受,永斷微細身邊見故,修習無邊菩提分法——
念處、正勤、神足、根、力、覺道具足,為欲成就力、
無所畏、不共佛法。於七阿僧祇劫,
修習無量精進波羅蜜多,遠離懈怠,普利眾生。
「復次,難勝地菩薩摩訶薩,
以四無畏隨順真如,清淨平等無差別相,斷隨小乘樂求涅槃,
集諸功德具觀諸諦——此苦聖諦,集、滅、道諦;
世俗、勝義。觀無量諦,為利眾生,習諸技藝——文字、
醫方、讚詠、戲笑、工巧、咒術、外道異論,
吉凶占相一無錯謬,但於眾生不為損惱,
為利益故咸悉開示,漸令安住無上菩提,
知諸地中出道障道。於八阿僧祇劫,常修三昧,
開發諸行。
「復次,現前地菩薩摩訶薩,得上順忍,
住三脫門,能盡三界集因集業,麤現行相,大悲增上。
觀諸生死無明闇覆、業集識種、名色、六處、觸、
受、愛、取、有、生老死等,皆由著我無明業果,
非有非無,一相無相而不二故。於九阿僧祇劫,
行百萬空、無相、無願三昧,
得一切般若波羅蜜多無邊光照。
「復次,遠行地菩薩摩訶薩,修無生忍,
證法無別,斷諸業果細現行相,住於滅定,起殊勝行,
雖常寂滅,廣化眾生——示入聲聞,常隨佛智;
示同外道,示作魔王,隨順世間而常出世。
於十阿僧祇劫,行百萬三昧,善巧方便廣宣法藏,
一切莊嚴皆得圓滿。
「復次,不動地菩薩摩訶薩,住無生忍,
體無增減,斷諸功用,心心寂滅,無身心相猶如虛空。
此菩薩,佛心、菩提心、涅槃心,悉皆不起,
由本願故諸佛加持,
能一念頃而起智業雙照平等,以十力智遍不可說大千世界,
隨諸眾生普皆利樂。於千阿僧祇劫,滿足百萬大願,
心心趣入一切種、一切智智。
「復次,善慧地菩薩摩訶薩,住上無生忍,
滅心心相,證智自在,斷無礙障,具大神通,修力、
無畏,善能守護諸佛法藏,得無礙解、法義、詞、辯,
演說正法無斷無盡,
一剎那頃於不可說諸世界中,隨諸眾生所有問難,
一音解釋普令歡喜。於萬阿僧祇劫,
能現百萬恒河沙等諸佛神力,無盡法藏利益圓滿。
「復次,法雲地菩薩摩訶薩,
無量智慧思惟觀察,從發信心,經百萬阿僧祇劫,
廣集無量助道法,增長無邊大福智,證業自在,斷神通障,

於一念頃能遍十方百萬億阿僧祇世界微塵數國土,悉知一切眾生心行上中下根,
為說三乘,普令修習波羅蜜多。入佛行處、力、
無所畏,隨順如來寂滅轉依。 「善男子!
從初習忍至金剛定,皆名為伏一切煩惱無相信忍,
照勝義諦,滅諸煩惱,生解脫智,漸漸伏滅。
以生滅心得無生滅,此心若滅即無明滅;
金剛定前所有知見,皆不名見,唯佛頓解具一切智,
所有知見而得名見。 「善男子!
金剛三昧現在前時,而亦未能等無等等,譬如有人登大高臺,
普觀一切無不斯了。若解脫位,一相無相,
無生無滅,同真際、等法性,滿功德藏,住如來位。
「善男子!如是諸菩薩摩訶薩,受持,解說,
皆往十方諸佛剎土,利安有情,通達實相;
如我今日等無有異。 「善男子!十方法界一切如來,
皆依此門而得成佛;若言越此得成佛者,
是魔所說,非是佛說。是故汝等應如是知,如是見,
如是信解。」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彼伏忍菩薩,  於佛法長養,
堅固三十心,  名為不退轉。
初證平等性,  而生諸佛家,
由初得覺悟,  名為歡喜地。
遠離於染污,  瞋等種種垢,
具戒德清淨,  名為離垢地。
滅壞無明闇,  而得諸禪定,
照曜由慧光,  名為發光地。
清淨菩提分,  遠離身邊見,
智慧焰熾然,  名為焰慧地。
如實知諸諦,  世間諸伎藝,
種種利群生,  名為難勝地。
觀察緣生法,  無明至老死,
能證彼甚深,  名為現前地。
方便三摩地,  示現無量身,
善巧應群生,  名為遠行地。
住於無相海,  一切佛加持,
自在破魔軍,  名為不動地。
得四無礙解,  一音演一切,
聞者悉歡喜,  名為善慧地。
智慧如密雲,  遍滿於法界,
普灑甘露法,  名為法雲地。
滿足無漏界,  常淨解脫身,
寂滅不思議,  名為一切智。」
佛告波斯匿王:「我滅度後,法欲滅時,
一切有情造惡業故,令諸國土種種災起。諸國王等,
為護自身、太子、王子、后妃、眷屬、百官、百姓、
一切國土,即當受持此般若波羅蜜多,皆得安樂。
我以是經付囑國王,不付比丘、比丘尼、
優婆塞、優婆夷。所以者何?無王威力,不能建立,
是故汝等常當受持、讀誦、解說。 「大王!
吾今所化大千世界,百億須彌,百億日月,
一一須彌有四天下。此贍部洲,十六大國、五百中國、
十萬小國,是諸國中若七難起,
一切國王為除難故,受持、解說此般若波羅蜜多,七難即滅,
國土安樂。」
波斯匿王言:「云何七難?」 佛言:「一者,日月失度。
日色改變——白色、赤色、黃色、黑色,
或二三四五日並照;月色改變——赤色、黃色;日月薄蝕,
或有重輪——一二三四五重輪現。二者,星辰失度。
彗星、木星、火星、金星、水星、土等諸星,各各為變,
或時晝出。三者,龍火、鬼火、人火、樹火,
大火四起焚燒萬物。四者,時節改變,寒暑不恒。
冬雨雷電,夏霜冰雪,雨土石山及以砂礫,非時降雹,
雨赤黑水,江河汎漲,流石浮山。五者,
暴風數起,昏蔽日月,發屋拔樹,飛沙走石。六者,
天地亢陽,陂池竭涸,草木枯死,百穀不成。七者,
四方賊來侵國內外,兵戈競起百姓喪亡。 「大王!
我今略說如是諸難。其有日晝不現、
月夜不現;天種種災,無雲雨雪;地種種災,崩裂震動,
或復血流;鬼神出現,鳥獸怪異。
如是災難無量無邊,一一災起,皆須受持、讀誦、
解說此般若波羅蜜多。」
爾時,十六國王聞佛所說,皆悉驚怖。
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何故天地有是災難?」 佛言:
「大王!由贍部洲大小國邑一切人民,不孝父母,
不敬師長;沙門、婆羅門、國王、大臣不行正法,
由此諸惡有是難興。 「大王!般若波羅蜜多,
能出生一切諸佛法、一切菩薩解脫法、
一切國王無上法、一切有情出離法,
如摩尼寶體具眾德,能鎮毒龍諸惡鬼神,
能遂人心所求滿足,能應輪王名如意珠,能令難陀、
跋難陀等諸大龍王降澍甘雨潤澤草木,
若於闇夜置高幢上,光照天地明如日出。
此般若波羅蜜多亦復如是,汝等諸王應作寶幢及以幡蓋,
燒香散花廣大供養,寶函盛經置於寶案,
若欲行時常導其前,所在住處作七寶帳,
眾寶為座置經於上,種種供養如事父母;
亦如諸天奉事帝釋。 「大王!我見諸國一切人王,
皆由過去侍五百佛恭敬供養,得為帝王;
一切聖人得道果者,來生其國,作大利益。若王福盡、
無道之時,聖人捨去,災難競起。 「大王!
若未來世,有諸國王建立正法、護三寶者,
我令五方菩薩摩訶薩眾往護其國。
「東方金剛手菩薩摩訶薩,手持金剛杵,
放青色光,與四俱胝菩薩往護其國。
「南方金剛寶菩薩摩訶薩,手持金剛摩尼,
放日色光,與四俱胝菩薩往護其國。
「西方金剛利菩薩摩訶薩,手持金剛劍,
放金色光,與四俱胝菩薩往護其國。
「北方金剛藥叉菩薩摩訶薩,手持金剛鈴,
放琉璃色光,與四俱胝藥叉往護其國。
「中方金剛波羅蜜多菩薩摩訶薩,
手持金剛輪,放五色光,與四俱胝菩薩往護其國。
「是五菩薩摩訶薩,各與如是無量大眾,
於汝國中作大利益;當立形像而供養之。」 爾時,
金剛手菩薩摩訶薩等,即從座起頂禮佛足,
卻住一面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本願,承佛神力,
十方世界一切國土,若有此經受持、讀誦、
解說之處,我當各與如是眷屬,
於一念頃即至其所,守護正法、建立正法,令其國界無諸災難,
刀兵疾疫一切皆除。 「世尊!我有陀羅尼,
能加持擁護,是一切佛本所修行速疾之門。
若人得聞一經於耳,所有罪障悉皆消滅,
況復誦習而令通利,以法威力,當令國界永無眾難。」
即於佛前,異口同音說陀羅尼曰:
「娜謨囉怛娜(二合)怛囉(二合)夜野(一)
 娜莫(引)阿哩夜(二合)吠(無蓋反)[口*路]者娜(引)野(二)
 怛他(引)[薩/子]多(引)夜囉訶(二合)諦(三) 三藐三沒馱(引)野(四) 娜莫阿(引)哩野(二合)(五)
 三滿多跋捺囉(二合、引)野(六) 冒地薩怛[口*縛](二合、引)野(七)
 摩訶薩怛[口*縛](二合、引)野(八) 摩賀迦(引)嚕抳迦(引)野(九)
 怛你野(二合)他(引)(十) 枳穰(二合)娜缽囉(二合)你(引)閉(十一)
 惡乞叉(二合)野句勢(十二) 缽囉(二合)底婆(引)娜[口*縛]底(十三)
 薩[口*縛]沒馱(引)[口*縛]路枳諦(十四) 瑜[言*我]跛哩你澀跛(二合)寧(十五)
 儼避(引)囉努囉[口*縛][言*我](引)係(十六) 底哩野(三合)特[口*縛](二合)(十七)
 跛哩你澀跛(二合)寧(十八) 冒地質多散惹娜你(十九)
 薩[口*縛](引)毘曬迦毘(引)色訖諦(二合)(二十)
 達磨娑(引)[言*我]囉三步諦(二十一) 阿慕伽室囉(二合)[口*縛]儜(二十二)
 摩賀三滿多跋捺囉(二合)步彌(二十三) 涅(奴逸反)哩野(二合)諦(二十四)
 尾野(二合)羯囉(二合)拏(二十五) 跛哩缽囉(二合)跛你(二十六)
 薩[口*縛]悉馱(二十七) 娜麼塞訖哩(三合)諦(二十八)
 薩[口*縛][曰/月]地薩怛[口*縛](二合)(二十九) 散惹娜你(三十) 婆[言*我][口*縛]底(丁以反)(上同)(三十一)
 沒馱(引)麼諦(三十二) 阿囉你迦囉嬭(三十三)
 阿囉拏迦囉嬭(三十四) 摩賀缽囉(二合)枳穰(二合)(三十五)
 播囉弭諦娑[口*縛](二合)賀(三十六)」
爾時,世尊聞是說已,讚金剛手等諸菩薩言:
「善哉,善哉!若有誦持此陀羅尼者,
我及十方諸佛悉常加護,諸惡神鬼敬之如佛,
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大王!吾以此經付囑汝等:毘舍離國、
憍薩羅國、室羅筏國、摩伽陀國、波羅[病-丙+尼]斯國、
迦毘羅國、拘尸那國、憍睒彌國、般遮羅國、波吒羅國、
末土羅國、烏尸尼國、奔吒跋多國、
提婆跋多國、迦尸國瞻波國,如是一切諸國王等,
皆應受持般若波羅蜜多。」
時諸大眾、阿修羅等,聞佛所說諸災難事,
身毛皆豎,高聲唱言:「願我未來不生彼國。」
 時十六王,即捨王位修出家道,具八勝處、
十一切處,得伏忍、信忍、無生法忍。
爾時,一切天人大眾、阿修羅等,散曼陀羅花、
曼殊沙花、婆師迦花、蘇曼那花,以供養佛,
隨其種性得三脫門——生空、法空、菩提分法。
無量無數菩薩摩訶薩,散拘勿頭花、
波頭摩花而供養佛,無量三昧悉皆現前,得住順忍、
無生法忍。無量無數菩薩摩訶薩,
得恒河沙諸三昧門,真俗平等,具無礙解,常起大悲,
於百萬億阿僧祇佛剎微塵數世界,廣利眾生,
現身成佛。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
  囑累品第八
佛告波斯匿王:「今誡汝等!吾滅度後,
正法欲滅,後五十年、後五百年、後五千年,無佛、法、僧。
此經、三寶,付諸國王建立守護,
令我四部諸弟子等,受持、讀誦,解其義理,
廣為眾生宣說法要,令其修習出離生死。
「大王!後五濁世,一切國王、王子、大臣,
自恃高貴,破滅吾教,明作制法,制我弟子比丘、
比丘尼,不聽出家、修行正道,亦復不聽造佛塔像;
白衣高座、比丘地立、與兵奴法等無有異。
當知爾時,法滅不久。
「大王!破國因緣,皆汝自作。恃己威力,
制四部眾,不聽修福,諸惡比丘受別請法,
知識比丘共為一心,互相親善齋會求福;是外道法,
都非我教。百姓疾疫,無量苦難。
當知爾時國土破滅。 「大王!法末世時,國王,大臣,四部弟子,
各作非法,橫與佛教作諸過咎,
非法非律繫縛比丘,如彼獄囚。當知爾時,法滅不久。
「大王!我滅度後,四部弟子,一切國王、王子、
百官,乃是任持護三寶者,而自破滅,
如師子身中虫,自食師子肉,非外道也。
壞我法者得大過咎——正法衰薄,民無正行,諸惡漸增,
其壽日減,無復孝子,六親不和,天龍不祐,
惡鬼惡龍日來侵害,災怪相繼為禍縱橫,當墮地獄、
傍生、餓鬼,若得為人,貧窮下賤諸根不具——
如影隨形、如響應聲,如人夜書,火滅字存,
毀法果報亦復如是。 「大王!未來世中,一切國王、王子、
大臣,與我弟子橫立記籍,設官典主大小僧統,
非理役使。當知爾時,佛法不久。
「大王!未來世中,一切國王、四部弟子,
當依十方一切諸佛常所行道,建立流通。
而惡比丘為求名利,不依我法,於國王前自說過患,
作破法緣。其王不別,信受此語,橫立制法,
不依佛戒。當知爾時,法滅不久。
「大王!未來世中,國王、大臣、四部弟子,
自作破法、破國因緣,身自受之,非佛法咎。天龍捨去,
五濁轉增,若具說者窮劫不盡。」
爾時,十六大國王聞說未來如是諸誡,
悲啼號泣,聲動三千,天地昏闇,光明不現。
時諸王等,各各至心受持佛語,不制四部出家學道,
當如佛教。
爾時,恒河沙等無量大眾皆共歎言:
「當爾之時,世間空虛是無佛世。」
爾時,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
當何名此經?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大王:「此經名為“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亦得名為“甘露法藥”,
若有服行能愈諸疾。 「大王!般若波羅蜜多所有功德,
猶如虛空不可測量,若有受持、讀誦之者,
所獲功德,能護仁王及諸眾生,猶如垣牆,
亦如城壁,是故汝等應當受持。」
佛說是經已,彌勒、
師子吼等無量菩薩摩訶薩,舍利弗、須菩提等無量聲聞,欲界、
色界無量天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阿脩羅等,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
信受奉行。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下

    全站熱搜

    佛教大日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